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星海镖师 69文 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HE

更新时间:2019-11-29 00:06:54

《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星海镖师 69文 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HE 连载中

《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

来源:作者:禾责分类:架空主角:程远程,杜宁

主角是程远程,杜宁的小说《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此文是禾责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阙都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镖局”——大运堂,不仅在江湖上声名远播,在朝廷的地位同样不可小觑。 大运堂虽座落市井,多年来却与官府有着...展开

《呆萌女镖师:邪魅九爷宠上天》免费试读

阙都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镖局”——大运堂,不仅在江湖上声名远播,在朝廷的地位同样不可小觑。

大运堂虽座落市井,多年来却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宝刀未老的程老堂主,虽不再亲自接镖,却依然担着“上禹首师”的称号,这一名头的来源说来久远,老堂主壮年时节曾于皇家危难之际,亲手护得传国玉玺完璧归赵,故而得封。

上禹四一五年,大运堂嫡长女临世,得名程师师;

此女三岁识字,四岁吟诗,五岁出口成章,被奉为神童降世。

年九岁,遇武帝私服,惊为天人,提笔钦点“第一才”。

程氏一双儿女,既无官阶,又无封品,却可入永和门,亦可直接面圣,实乃皇恩浩荡。

此后,大运堂名声大燥,地位也微妙起来,身置市井,游离江湖,钦敬朝堂,自成一派。

而程远程少时便生得粉雕玉琢,似瓷娃娃般精致,深得宫里娘娘,殿下的喜爱,少不得被召进宫游玩儿。

首次随姐姐进宫授业却不巧迷了路,正叫刚从太傅院里出来的太子殿下碰了正着,杜宁第一眼瞧去,只道惊为天人,对这般漂亮的孩子喜欢的紧,有心带这儿小娃儿四处转转,谁知这无头游荡的孩子正在找茅厕,哭笑不得后便亲自带他去出恭,然后眼睁睁瞧着这孩子进了男厕……

遂,太子殿下的春心萌动还未开始,便已成了化石。

“殿下想什么这么入神?”

东宫的花园里,萧蓉双肘撑在石桌上,含笑瞧那正神游的夫君。她已站在其身后许久都没被发现,可见这人是想什么想的深了。

杜宁将头转向那声音的主人,脸上线条柔和,眼睛顺着阳光的方向,似蒙上一朝烟霞。

“在想你。”

“少来。”

“是是是…我想起初遇程儿的时候。”

杜宁避过妻子长长的护甲,将柔荑轻轻抓住,捧在手心,不紧不慢的把自己如何与程远程相识相知到如今的相杀幽幽道尽。

“这一晃便是十年,当年的孩子终是生出了凤麟,飞离了孤的羽翼之下。”

“嗤…”

萧蓉嗤笑出声儿,瞧着太子那幽怨的样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了程远程的娘亲。

“既然殿下这般关心程儿,那不妨就叫人送些金疮药去。”

“嗯?”

杜宁眉头拧起来,语调有些不快:“什么时候受的伤?”

萧蓉抿起嘴巴,似在仔细想如何回答,“嗯…该是昨晚。”

“昨晚?”

杜宁疑惑的重复了一遍,向萧蓉确定自己并未听错,深思片刻后依旧蒙头不解的看着她,后者但笑不语;杜宁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只见堂堂太子殿下一拍大腿,撩起袍子就往书房跑,边跑边骂着程远程王八蛋!

太子妃坐在亭子里,笑得一脸宠溺,仿佛已经习惯了太子殿下这般作为。

昨儿程远程抱走的那三坛子桃花酿,正是杜宁千藏万躲才保住的最后的几坛,岂料就算这样,也还是遭了毒手。

“阿嚏!”

程远程本与莲九正在快活楼翘着二郎腿儿嗑毛磕,好巧不巧一个喷嚏过去,将对面儿莲九好不容易刨好皮的瓜子仁儿喷了个飞灰湮灭。

莲九愣了会儿神,吧嗒了下两片嘴皮子,抄起一旁的茶碗就砸了去;

“兔崽子!你赔我四百七十六颗瓜子仁儿!”

莲九这一声吼,嘈杂的大堂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众听客见是大运堂的程小公子与莲九姑娘,皆有些司空见惯,默契十足的退至离两人稍远一些的地方,坐等看戏,连说书的先生都倚在身前的小桌子上瞧热闹。

程远程反应极快,见茶碗儿横着就朝自己如花似玉的小脸蛋儿飞来,躲已来不及,展了扇子挡在面门之前,杯触扇面,扇褶子一拢,生生将茶杯原路拱了回去,莲九见状,一手拄了桌角,借力整个身子转了半旋,一脚将归航的茶杯踢的偏离轨道,只见那杯子受了力,直愣愣的朝着楼上一雅间儿飞去,穿过薄薄的一层布帘子,进了里间,一行皆屏住呼吸竖起耳朵等待,却久未传来茶杯砸碎的声音。

叹惋,这戏终了…

不时,见一清秀蓝衫小生掀开布帘儿,面色通红的走出来。

“咦,这不是凤七爷身边的原画公子么?”

“可不是的,莫不是这雅间儿里的是凤七爷?”

原画朝堂里巡视一番,做了一揖,将手里的茶碗高高举起,彬彬有礼的向众人询问:

“不知,此物是哪一位的手笔?我们家爷请您进来喝杯茶。”

堂内静悄悄的,无人作答,众人眼睛齐齐朝莲九的方向望去,只见堂中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那一男一女的影子。

原画询问未果,回头望了一眼雅间儿,里面的人久未回应;不多时,只见一指葱白夹起那半片门帘,露出半张俊逸的脸,漆目顺着栏杆朝楼下扫了一眼,顿在方才喧闹的地界儿,哼笑了一声,放下布帘儿折了回去。

……

“你,你跑什么?”

“我,我不知道!”

“那,那我跑什么?”

莲九哧溜一声擦住脚步,程远程亦然;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

“对啊,你跑什么?”

“我看你跑,我就跑了!”

“我看见原画出来我就跑了!”

“我看见你看见原画出来你就跑了我就跟着跑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跑?”

“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跑!”

“你是没睡醒吗?”

“嗯。”

见一向贫嘴的程远程今天竟然认了怂,莲九有点不知所措。

“你昨晚没睡啊?”

“嗯。”

“去怡红院找红姑娘了?”

“没有。”

“翠屏楼的孔雀姐姐?”

“不是。”

“那一定是满堂春的小金鱼儿!”

程远程朝妹妹翻了个白眼儿:“满堂春的小金鱼儿已经不做花魁嫁人了。”

“哦,那你昨天晚上是跟那个新花魁学了一宿曲子?”

“那新花魁不会弹琴。”

“那学的作诗?”

“她也不会作诗。”

“那她会什么?”

“我哪知道?”

“那你昨天晚上到底做了啥?”

“我昨天…”

程远程混混沌沌的嘟囔着,突然意识到莲九是在问自己昨天晚上跟满堂春的新花魁做了啥,顺手一巴掌就拍在了她脑袋上!

“花魁!花魁!花魁你大爷!”

“啊?我们还有大爷?还当了花魁?那不应该去楚馆吗?诶!你别走啊!诶!你回答我啊!”

莲九加快几步追上程远程继续嘟囔:“小少爷,你告诉我吧,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咱们家还有这么个大爷?可是走投无路了?怎么好端端的去做了花魁呢?反串儿的?义父知道吗?诶,你别走这么快啊!诶,你等等我啊!诶,你别跑啊!”

程远程一心想躲开这个白痴妹妹,脚下蹭蹭的跑得飞快,丝毫未注意,一辆本应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马车停在了自己身旁不远处,直至他跑得不见踪影。

沐非幕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去大运堂找程远程将昨晚的事说个清楚,谁承想这还没走多远就听见莲九姑娘一个劲儿的追问程远程又去找了哪个花魁?程远程爱美人,阙都人都知道,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竟然将这一茬儿忘得干干净净!都怪程远程在她面前净装什么谦谦公子!

小玛瑙颤颤巍巍的朝马车里问:“世子,咱还去大运堂吗?”

“不必了。”

“哦。”

听出车里的人语气不快,小玛瑙麻利儿的应了一声,甩了竿小马鞭儿,打道回了府。

刚到大门口,只见沐王府大管家提着前袍就迎了出来,脸上有些凝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