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晚唐恋曲》恋曲1980 诱受 晚唐恋曲Mary

更新时间:2020-07-28 12:04:24

《晚唐恋曲》恋曲1980 诱受 晚唐恋曲Mary 连载中

《晚唐恋曲》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王石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梦茹,高旺财

主角是梦茹,高旺财的小说《晚唐恋曲》此文是王石安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梦茹二人站在高家庄园大门外时,高家父女离开已有一个时辰了,墙头上的护卫看见俩人在门外张望,其中一个护卫喝问着:“什么人?没事就走...展开

《晚唐恋曲》免费试读

梦茹二人站在高家庄园大门外时,高家父女离开已有一个时辰了,墙头上的护卫看见俩人在门外张望,其中一个护卫喝问着:“什么人?没事就走开,此处不是集市,莫在这里生事端。”

“我们来找亲戚,我姐姐是八姨太娘舅家里人,开门让我们进去。”小侠编着瞎话回复到。

墙头护卫很疑惑,对着旁边人问到:“八姨太不是青楼买来的吗?没听说有亲戚,这两人说的可是实话?”

这时过来一个像是头目的问到“什么事啊?不好好巡视,唠什么家常?皮痒了吗?”

“那外面有两人说是八姨太亲戚”护卫解释到。

“嗯?我来问问。”头目随口应着。

然后看向门外俩人询问着:“你们从哪里来?从没听过八姨太有亲戚,这都七八年了,没见过她家里还有亲戚来。”

“那你叫我们进去,见着八姨太你就知道了。”小侠继续编着瞎话。

那头目说:“那可不行,老爷出门了,谁都不能见客,不能随便开门,这是规矩。”

梦茹听闻高财主不在家,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看来是来得不巧,必须问出他去哪了,要不然要等到什么时候?

“高家主那里,是认得我们的,进不去的话,那我们就去找家主,跟着他老人家一起回来就好。您给个方便,告诉家主在哪儿,我们自去寻他。”

不知是因为梦茹声音好听,还是这头目鬼迷心窍,脱口言道:“盘山感化寺拜佛去了,老爷可是大施主,庙里的和尚喜欢得紧,整日里求着我们老爷去呢。”说着咽了口唾沫“走了一个时辰了,你们怕是追不上,不如在潞城客栈住着,过几日再来,免得来回跑着辛苦。”

小侠听闻后转身要走,梦茹快速伸手拉住他,抬头对那头目说到:“多谢您了,那我们就在客栈等吧,过几日再来叨扰。”听完梦茹所言,小侠心下恍然,没吱声跟着姐姐后面缓辔而行。

待得行出半里地,就听梦茹说了声:“快追!”双腿夹紧马肚子,左手抖动缰绳,右手一拍马屁股,那白马打了个响鼻儿,四蹄蹬地箭一般奔了出去。小侠不甘示弱,紧拍着枣红马,飒踏而随。

马车内,高旺财拉着女儿的手,轻轻拍着:“那个晋王说是个沙陀人?不知喜欢什么?你此次去到公素那里,告诉他财帛金珠、古玩字画都没问题。只求能见上一面,攀上了这颗大树,以后我们高家就发达了,在这幽州地面上也是到头了。”

高兰芝也是神思向往,兴奋的说到:“那是自然,爹爹尽管放心,想必张郎也要倚仗咱家的财力,他也是想往上走的。如今那张节度使,任人唯亲,排外的厉害,已经没有缝隙可钻了。”

“是啊,是要好好谋划了,不能一棵树上吊死。”马车后阵阵黄尘,随着秋天的风飘出很远。

蓟州城外,高兰芝换乘车驾,告别了高旺财,一个婢女两个仆从,另外两个护卫随行,车夫驭车进城而去。剩下高财主一行十一人,缓缓地向着盘山进发。

感化寺算是盘山较早的寺院了,盘山因曹魏田畴在感化寺隐居而得名。山上林木葱郁,盛产栗子、核桃、柿子,多是酸枣榛子。

寺门前,一行人停好车驾,高旺财望向寺院山门,不由得再次感慨道:“好去处啊,瞧这山门多气派,金碧辉煌的顶子,高大巍峨的寺门。这里的道场法事很灵验,都是得道的法师在做主持。”

随后看向管家:“去叫知客来接我”

管家连忙应着,快步到得门前拍打。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梦茹二人一路打听着上了山,山上寺庙众多,二人摸索着找着。

知客僧引着高财主一众,来到寺院东首客房。

知客僧言道:“高施主且先安歇,稍后送素斋来,待明日住持做完早课,便来与施主相见。”

说完,双手合十躬身,高旺财连声说道:“好好好,那就明日朝见我佛,这次我要多添一些香油钱,哈哈哈…。”

知客僧谢过,转身出了客房,只是他没看见,就在那红墙蓝瓦之上,伏着俩人。

看着那个僧人离去,等着走远了,小侠压低声音:“动手吗?”

“再等等,我们不要杀无辜之人,只杀高旺财就好,等他们歇下了再动手。”

“嗯,那就再叫他多活一会儿”

吃了素斋,高旺财心满意足,侧躺在罗汉床上,塌几上放了一盘水果,一壶酒,一盏酒杯。高财主手捧一卷金刚经在诵读,管家打发了下人去到别处,带着四名护卫出了门。

看着管家去了旁边客房,四个护卫腆胸叠肚,分别站在廊檐下守着。

“再等一刻动手,我去定住那些护卫,进去后莫惊动其他人。”小侠默默点了点头,轻嗯一声。

一刻之后,那几个护卫只觉着有黑影闪过,然后,就剩下眼睛能动了,只看见小侠推开了客房门。

高旺财已经开始打盹了,装模作样地拿着经卷,大胖脑袋一点一点的,眼睛早就闭上了。忽然,嘴被堵住,慌张的睁眼,就看到一双红的滴血地眼睛,还有一张秀气的苍白的面孔。

梦茹快速出手,在高旺财两肩分别点了一下,朝着小侠点点头。

“你可记得燕五峰吗?”小侠从牙缝里问到,高旺财很慌张,眼里一阵迷糊,使劲的摇头。

“你可以说话,但别想喊人,你的人都死了,明白吗?”梦茹吩咐着高旺财,解开了他的穴道。

高财主这会儿三魂已丢了俩,死劲跟着点头,眼里全是哀求。小侠松开手,厌恶的在胯上蹭着,接着从后腰拽出一双匕首,两手分握瞪着高旺财。

梦茹看着高旺财,问到:“你可还记得燕五峰?”

高财主结巴着:“不…不认识。”喘了口气:“大侠您可能认错人了,我一生行善,常常拜佛,修路搭桥从不害人。”

小侠被气的浑身哆嗦,冲上去一脚踹在高财主脸上,“诶呦,啊!”高旺财疼得大叫,梦茹怕惊动寺院里的人,伸手点在他心口,高财主勾喽地噎住,叫声戛然而止。

被气的嘴皮哆嗦,小侠压着嗓子厉声喝着:“你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想来害的人太多,十四年前,那个一家三口的燕五峰。你不记得了吗?被你害死的一家三口,你杀了人居然给忘了!”

此时的梦茹眼中泪光闪动,啜噎出声,看着小侠悲愤地吼着,感觉心都碎了。

小侠喘了口气,平复下来:“如今我也不需要你说什么了,你说的话就当放屁,小爷今天是来报仇的。”

看了下梦茹,见到她点头,接着对高旺财说到:“你烧香拜佛就能洗脱你的罪过?我家三口都是被你害死,你烧再多的香,拜再多的佛也无用。今天我要一刀一刀的割你的肉,看着你的血流干,看佛祖会不会保佑你不死。哈哈哈…”

此刻的小侠面目狰狞,眼眶红肿眼似滴血,慢慢来到高财主身前,抬手一刀划过。只看那高旺财浑身的皮都在跳,眼角抽动不停,嘴角的肉皮抽着跳着,眼神里充满了死亡的恐惧。

梦茹生来纯真良善,杀过响马,那也是被逼的,也都是一击毙命。却从未看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不忍直视地扭转头,走开两步沉默不言。

屋子里血腥味越来越重,小侠嘴里无序的念叨声,高财主那从肚子里发出的呜咽声。阴森可怖的气氛,使得梦茹浑身不自在,只感觉一阵阵的冷气袭来。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感觉有人拉动自己的衣袖,梦茹一颤抬头看着去。

此时,小侠面色平静,气息沉稳。

“死了,死透了。”

梦茹下意识地看向高旺财,嘶,吸了口凉气。

只见高旺财满身都是血,紫红色的锦缎袍子布满破口,像渔网一样挂在身上。面皮上满是口子,深深的刀口向外翻着,还有血在冒出,眼睛珠子不见了,只留下两个血洞。罗汉床已经被血洇满,榻前地上一片血迹,整个尸体看上去像是瘦了一圈。

一阵的恶心,“呕,呕”梦茹急转身,俯下身子干呕,又被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

小侠赶紧上前,伏拍着姐姐后心,嘴里紧张的说着:“姐姐,你别看,好恶心的,你没事吧?快出去吧太难闻了。”

说着扶起姐姐来到屋外,不一会儿,梦茹缓过了神,清了一下嗓子。看着那几个护卫:“高旺财作恶多端,如今已被正法。尔等往后可另觅主人,不可为恶,否则这就是尔等的下场。”

说完,跳上墙头,小侠跟着一起翻出寺院,只留下几个木鸡似的护卫。

通往潞河驿的路上,梦茹看着小侠,笑了笑:“如今家仇得报,你心事已了,是跟着我去找老师还是另作打算?”

小侠愣了一下,急忙说到:“我要伴着姐姐一辈子,哪儿也不去,姐姐去哪我就去哪儿。哼!你别想着甩了我。”

梦茹哑然失笑:“又没说不要你,如今我已没了至亲,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往后做我的亲弟弟可好?”

“不好,我不做弟弟,我要做你丈夫,一辈子疼你怜你,不叫人欺负你。”小侠急赤白脸的说着,看着梦茹的目光满是急切。

“……”梦茹脑子不停的嗡嗡响,不再出声,信马由缰缓缓而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